If a choice in order-I'd rather have people hiss then yawn.
------By 張照堂

为了兰陵王又一脚踏回月球巨坑。。。

怎么会有这么美好的生物呜呜呜。。。

存石等国服实装。

这个夜有点冷,我却想到一个与之相反的匆匆午后。两点半的温暖在女孩们的嬉闹和笑靥中,鸽子从院子沿边下飞下草地啄食。然后...然后我承认,生活总会有些好处的,它还不大坏。

私以为酒茨切他们仨别搭什么欧美摇滚...

和风trap最好!赛高!!铮铮弦声下一秒山崩石裂!!!

掉粉暴言

D5同人圈真的挺乱的。

几天前看见某位"太太"因为某粉的不理智发言而不理智挂人。。。

沃的天,下面绝大部分一片贺同。

理解那些粉丝的出发点:"我们太太被欺负了所以我们要怼回去!"

可是你们的行为真的正确吗?还是人多势众给你们带来了完美错觉?

那个"太太"挂出来,无异于招兵买马,说白了只是利用自己的影响力跟号召力而已。

这个圈里互相吹捧的热度奇高,其实真正的干货并不多。

一开始写D5,我也只是喜欢游戏而写,不是为了这个同人圈子写。

现在好了,游戏环境也不算好,快A了(但是为了先知我还能苟一会儿),也只能吸吸图过下瘾了。

感觉原本很喜欢的东西,怎么就变味那...

我觉得这两的荷尔蒙反应比男女主强多了啊=v=
最后大兵他为男主打破规则 成为终止实验的实施者(之前还说男主应该服从大环境 吐槽他蠢货来着 真香)

客官,世有世道,嫖要付钱呀w.

光切|溯流

那时——


鬼切赤身踏出刀池,他看上去不过十一二岁的年纪,踏在地上的脚过分纤细精美、如玉石点上粉贝,没人能怀疑这足能轻易踏折枯骨如一截树枝。有人上前为他披上一身白衣,他澄金色的瞳带着戒备扫过去,却不知这动作和他稚幼的外表搭配是多么有趣。


眼前那个白发赤瞳的、比他大不了多少年岁的少年,没有移开他半分的深邃眉目中,凝着常年上位者的威严,还有某种势在必得的欲望。


他这样声称,「我是你的主人,源赖光。」他似乎很满意自己的名字背后代表的一切,又向伫立在一泊水里的秀气少年颔首,「你是阴阳业源氏的退魔刀,自我云游除妖时、在我受到威胁时诞生。从此,我赐名你为鬼切。」


「我……」


源...

【第五人格】我的萌鬼男友

(又一个坑的文案hhh,原创猪脚,职业考古家,技能是打地洞= =,嘴又很贱,被动技能乌鸦嘴,倒霉蛋儿一个。西皮……可能宿伞?)

我是个考古家,其实就是个倒斗的。

 
民国初年,正值动乱,达官贵人脂膏横流,黎明百姓提心度日。但是这些我都不在乎,我关心的是祖宗流传下的不正当的营生,赚死人财,总比赚活人财良心舒坦。 
 
我剪短发易西服,搭船去了欧洲,告别海面另一端的东方,却未曾想过这才是我一生噩梦的开端。原来国外的诡奇之事也非同一般,在我因为转手货物引来一身腥后,一封神秘兮兮的邀请函语气诚恳的告诉我,欧缇丽丝庄园不仅为我解决麻烦更有宝藏相赠。这般鸿门宴,去不得...

Charming.

命運洪流挾裹他前行至早已註定的結局。

裘杰|pieces(1)

*新推演又虐又有梗,半夜激情摸鱼,写不出他们(以及BGM:piece of arts)的万分之一好,睡了Zzz。


画家在闭门不出后的第三个礼拜天出门去取亚克力颜料,说实话长久不出来见活人的学儒或者是艺术家就算现世也未必是活人了,暴毙实属正常。杰克已经很久没有合眼,他脸色苍白地晃过,就像个脱壳的幽灵。


无所事事的人聚在一起,对那个英俊的年轻人咬碎情绪,这样的艺术家,留长头发的喉结怪胎,醉酒滋事抽货,最后比我们还更早一步躺入尘土。把他们拖去绞刑再好不过!


动作随意关上门,啪嗒一声拉上锁扣。半打阳光切过格窗,毫无章法摆放的笔刷和颜料管,枯萎成皱巴巴核桃样的玫瑰跟废纸团混在一处。几个...

1 2 3 4 5
© Rebus | Powered by LOFTER